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正文成功案例

百货业的“水电煤”变了千亿国际

时间:2018-7-13 11:18:52来源:千亿国际作者:admin点击:0 次
银泰商业CEO陈晓东:百货业的“水电煤”变了 在银泰商业CEO陈晓东看来,行业如今面临的不景气状态,不是由于供需关系失调形成的危机,而是社会生产关系的重大改变带来的影响,波动变化并不能代表复苏趋势,不能以经济周期的思维去思考。  百货业低迷、百货业复苏、实体回归……关于百货业的说法一直在起伏当中。在银泰商业CEO陈晓东看来,行业如今面临的不景气状态,不是由于供需关系失调形成的危机,而是社会生产关系的重大改变带来的影响,波动变化并不能代表复苏趋势,不能以经济周期的思维去思考。对于百货店来说,如今面临的生存选择是“水电煤”层面的基础重构。  百货业的“水电煤”变了  在百货业低迷的大背景下,银泰百货率先做出了多种尝试。在此次的专访当中,陈晓东也首先 了关于百货业目前面临的情况。“实体回归或者实体春天等说法我不认同。”在陈晓东看来,如今百货业的低迷是社会生产关系的重大改变带来的影响,在时代变革的大背景下,不能以周期变化的思维去看待行业的变化。在说到这个观点时,陈晓东举了一个例子,当汽车开始生产出来并投入使用,马车所需要的马匹的供应会变差,也可能出现小幅度的波动回暖,但这种生产关系的变化趋势是不可逆的。  在 当中,陈晓东也对如今甚嚣尘上的电商冲击实体零售表示不认可。“俗语说,偷驴拔橛子,在百货业整体发展态势低迷当中,电商充其量是后面拔橛子的。”而另外两个数据在陈晓东看来,才是体现偷驴角色。全数据统计,2016年全国建成市场上大型购物中心有460个,而目前全世界在建的大型和超大型购物中心当中,有60%在中国,这些迅速增长的市场增量供应是前面说的第一个偷驴的。原来的零售系统是一个树形的结构,从最开始的供给不足到供给过剩期间发挥重大作用,但在现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语境之下变得低效甚至无效了,这是第二个偷驴的。在漫长的、无效或者低效的供应链当中,使得中国很多商品比美国卖得还便宜。  不论是生产关系的变革还是来自电商的冲击影响,事实上是相当于支撑城市建设的“水电煤”这种层次的元素产生了变化,是社会深层次的基础生产关系变了。这个时候如果用行业性的经济周期的思维来思考问题寻求其他环节的解决办法就太唯心了。变革或者转型,关键还在于适应新的“水电煤”,将企业建筑在新的水电煤基础上。  供应链变革淘汰低效产能  谈及银泰已经在进行当中的变革,陈晓东着重谈了与供应商之间关系的变革。传统的百货店经营当中,百货店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银泰百货则在尝试简化跟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如减少收费项目、将原来的倒扣方式变成顺加的方式等;进一步将所有的数据都交给系统去做,省掉了繁复的人工计算加抽、让扣等程序;此外,现在与电商未必已经实现利益一致的状态,但在这方面银泰仍在继续探索实践。  “我们希望达成一种状态,跟供应商之间形成同向关系。将银泰百货自己的努力加入到商品销售当中,相当于银泰百货与供应商生产出来商品,承担成本,销售商品给消费者,银泰百货作为流通环节中的一环有一定溢价,整体是一个顺加的流程。”陈晓东告诉 。  审视百货业现状,陈晓东坦言,“很多消费者反映百货店里的东西卖得有些贵,很多时候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而原因则是过长的供应链,其中有些供应链还是无效的”。有一个数字也佐证了这一消费体验,中国零售业里有25%-35%是浪费在库存上,库存无效或者低效,如果买套西装1万元,那么则为供应链无效的库存付了3000元。很多品牌都是代理商与各地市场的商场联系,从品牌方到商场,中间层层代理有成本和利润,而如果商场方面直接和品牌商合作,就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冗杂代理体系当中的成本,对于品牌方和商场而言,均可在保留原有利润的基础上提供给消费者价格更低的商品。这种无效还体现在国内市场商业地产的超额供应。一些生意不好的商场在整体的社会零售供应链体系当中也是无效或者低效的,这些商场的经营成本最终还是摊到了消费者身上。而银泰百货所做的就是缩短供应链,减少社会零售当中的无效环节,消费也会慢慢集中在运营高效的场景当中,淘汰落后的、低效的产能,整个链条被优化之后消费者会得到实惠。  整体的变革也包括银泰百货的管理和内部组织架构,这也进一步影响到银泰百货的全国拓展策略。据悉,银泰的内部组织架构从原来的树形结构借助互联网实现扁平化,且在推进缩小战斗单元、实施机构自治等。这就使得银泰百货在拓展的过程中跳过了管理半径的问题。据悉,银泰原先的战术逻辑是在一个城市一个地区取得区域性优势再继续发展下一个区域,但在O2O语境下,更便于根据市场特点突破原有的区域抱团成长,进行全国性布局。  新零售要素重构  被视为阿里的新零售试验田,在不少话题当中,银泰百货与新零售已经互为标签。陈晓东也与 了他关于新零售的看法。新零售是三位一体的结构,在新零售模式下,互联网、零售商、品牌商是竞争关系,品牌商会拿货给商场卖,会开旗舰店,在登陆电商平台的同时,也会进入实体零售渠道,大家成为竞争关系。今后是三位一体的关系,而这一关系的标志是大家利益同向。而目前三者的利益是零和状态,这是新零售要解决的问题。  在陈晓东看来,大数据的最终目的是“好的产品用合适的价钱和最便利的方式出售之前无限地接近于有需求的消费者”。这也会是消费者追求的方向,这就决定新零售在具体实践当中应首先做好数字化;第二是网络化;第三是智慧化。每个前者是后者的前提。  “我们希望能够在银泰百货这个平台上把新零售产品跑通了,未来产品化输出给同行。”从实际来看,这一方向也正在落实当中。银泰百货在尝试当中的顾虑,如上市公司身份或不宜承担优化供应链、客户数字化、商品数字化等投入大量成本和精力而可能给短期的业绩带来较大压力,也随着前段时间私有化落地而正式消除。责任 :王振
    0
Copyright © 2013-2016 千亿国际 版权所有